您的位置: 快三app下载 > 媒体预测 > DNF绝望之塔新剧情预热 新篇章故事介绍

蒙牛78亿收购网红奶粉贝拉米,却股价大跌 到底值不值?[图]

日期:2019-11-07 09:27:19     浏览:1915    

近期,随着天界剧情的逐渐曝光,dnf韩服也放出了一段与新版本剧情相关的绝望之塔新剧情预热,下面一起来看看这段新的绝望之塔故事介绍吧。

在艾泽拉被杀死后,暴戾搜捕团又该如何?

韩服开启了绝望之塔剧情预热专题,一起来看看吧。

回归

艾丽卡「再远也要回去啊。」

像是无法承载自身重量,落下的果实一般,轻飘飘的说道。

开向阿拉德的摩伽陀上,货物间里被挤得满满的,艾丽卡被挤在中间,朝对面的罗伊看去。

还停留在那一天。确认卢克死亡后返回绝望之塔的那一天,消失的艾泽拉回来时冰冷的那一天,一度无法使用双手的那一天,罗伊已寸步难行。

是啊,那一天,从那一天起,「学霸」罗伊就停止了活动,一直守在艾泽拉的棺材旁。像是为了表示再也不允许她在没有我的地方发生什么事似的,坚定不移。

艾丽卡「我们能说服索德罗斯吗?」

同样的牢骚,从艾丽卡口中说出。听到索德罗斯这四个字,罗伊也做出细微的反应。

艾丽卡「不说什么没用的话了!艾泽拉直到最后一刻都在相信我们,我们必须做到。索德罗斯。不管怎么样都要让索德罗斯把暴戾搜捕团……」

罗伊「暴戾搜捕团……杀害了艾泽拉。」

艾丽卡「这分明是索伦一伙人所为。大叔不是这样的。」

罗伊「是啊,索伦……要将引发问题的使徒全部消灭掉……强硬派中被称为极强硬派的人物。这次索伦的所做作为,理由又是什么?」

艾丽卡「这个,可能……认为卢克死亡的责任,和艾泽拉有关……」

罗伊「这些都是借口!可恶!我应该劝阻艾泽拉的……索伦的人杀害了身为首领的艾泽拉,这已经是不可争论的事实,这样下去,暴戾搜捕团内部产生分裂也只是时间问题。这样最终,索德罗斯……」

艾丽卡「正是因为这样,我们才必须要说服索德罗斯啊。虽然我不知道他对于卢克是怎么想的,但是他追求的目标,和艾泽拉是一致的,所以他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。」

罗伊「目标?什么目标?为了阻止是真是假的世界灭亡吗?」

艾丽卡「艾泽拉不是一直在说吗。预言一定会……」

一瞬间,摩伽陀开始小声震动起来。

坐在对面的艾丽卡和罗伊的身体朝一侧倾斜,这震动也使棺材吱吱嘎嘎地响。看到啜泣的罗伊,艾丽卡说道。

艾丽卡「看来已经到了。」

深夜里,早已听闻艾泽拉死亡消息的暴戾搜捕团团员等候在即将到达的港口。虽然出于对首领的礼仪勿起骚乱,但罗伊和艾丽卡手中托起的那不大不小的棺材,还是令人心头一重。

一步接着一步,行走的队列郁闷沉沉。

艾丽卡紧跟团员们首长托举的艾泽拉,低声抽泣着,罗伊的表情也很忧郁。

路上不知情的人们投来不明的视线,团员们抽泣的声音,就好像追悼词一样。

「为艾泽拉大人准备的睡眠胶囊已经准备完毕了。艾泽拉大人第一次来到阿拉德的时候,也是睡在这个睡眠胶囊里的,你还记得吗?」

「我想,艾泽拉大人并不是远离了我们,而是回归到了原本的地方。未来有一天,还会……」

远处,绝望之塔。连周围的天空,都浸染着荒凉。队列停下脚步,两人像影子一般跟在后面。

在葬礼开始之前,艾泽拉的棺材被暂时安放在营地里的黑色的帐篷中。

虽然艾丽卡提出过意见,即使是暂时停留,艾泽拉的地方是不是不合适,被风吹过的帐篷后面隐约可见的内部和仓库没有区别。

把艾泽拉放在这样尘土飞扬的地方回去,是因为艾泽拉的遗言比沉重的心情还要沉重。

必须要见到索德罗斯。向暴戾搜捕团主要的干部传达艾泽拉的死亡当时的情况,到葬礼的准备,所有可见的事情都只不过是形式上的程序。

寂静城事件发生以后,速度快的暴戾搜捕团员先出发到阿拉德,从他那里得知消息的干部们决定等候艾泽拉回来。

葬礼准备工作早已结束,干部群众对「索伦」这个名字露出不悦的神色却从未动摇过。

他们也是在掌握一定情况后,才制定出适当的对策的。

问题是索德罗斯。传达艾泽拉死亡的时候,还有现在她要回归到绝望之塔的时候,他都没有踏出塔半步。即使是暴戾搜捕团的成员,也不容易接近索德罗斯所在的塔的上层,内部大部分人也不知道他的安危。

「如果不是艾泽拉的遗言,我们也不会像这样登上塔,不是吗?」

为了解开紧绷绷的紧张感,艾丽卡开口说道。负责引导至塔95层的暴戾搜捕团员返了回去,

到96楼为止,只剩下一扇门。

虽然不想说什么没用的话来拖延时间,但此刻,罗伊的顾虑似乎也越来越多。

当艾丽卡终于鼓起勇气向门伸手时,门自己先打开了,且意想不到的人物出现了。

「你们回去吧。」

「……梁月大人。」

「索德罗斯大人现在正在集中修行。」

「啊,我……我们是带着艾泽拉大人的遗言而来的。能否将这一点传达给他呢?」

「十分抱歉。」

「只是传一下话就好。如果是艾泽拉大人的话,索德罗斯大人或许会改变想法呢……梁月大人,等一下,梁月大人!」

梁月像是再也不给机会说话一般,转身离开。艾丽卡看向紧闭的一扇门。在身后一步之远的罗伊看到此番情景,

他到底在等谁。

太阳落山时分。雨点开始落下。 别说是说服,就连正确传达遗言都失败的两人,在雨中并排走着。

隐隐约约在黑暗中,等着要回来的两个人,看到了雨中的营地。 该怎么说呢。该说什么呢。艾丽卡心急如焚,罗伊一进营地就去找艾泽拉。

两人装作擦拭湿的头发,把视线转向别处,艾丽卡也好,还有罗伊都需要时间恢复心情。

不知过了多久。在雨声弥缝的寂静中,传来了轻声细语。

「……大叔?」

艾丽卡看向罗伊的背影。她发觉有些许声音传来。是说话声,不,是哭声。

「大叔……」

艾丽卡轻轻的拍着罗伊的背。细微的颤动从手边传来。虽然双手遮住脸庞,不想被看到,但罗伊的眼泪滴答滴答地从手掌间滴落。

「对不起……都是我不好……」

眼泪中,包含着歉意。罗伊身边的艾丽卡抱膝坐了下来,小小的额头靠在了他的肩上。

「我们要给冒险家写封信吗?要是冒险家的话……他一定会完成艾泽拉最后的嘱托。如果有冒险家在……艾泽拉大人也……」

在各自的人生中,因为各自的理由而独自漂泊的两人,艾泽拉伸出的手的温热一样,而聚在一起。 浓浓的情感再次模糊了艾丽卡的泪眼。

外面的雨,似乎越下越大了。


上一篇: 金拐大乐透第18078期预测:奇偶比看好2-3
下一篇: 1人中300万后喝醉奖金全撕碎!